盛夏青岛惜福镇的蝉(知了)




进入盛夏后,青岛惜福镇的蝉就更加活跃了,蝉鸣此起彼伏,伴随着一阵阵热浪从小区附近的树林里向窗内袭来,而且是越热叫得越欢,像是在宣泄着心中的烦闷,令我都想跟着它们大喊:“太热啦!”

曾听人说,蝉又叫知了是因为它的叫声像连续地说着“知了知了······”。但我在青岛惜福镇这里听到的蝉声却很难联想到这两个字,它们更像高压锅放气的声音。开始就像一下揭开了限压阀,声音很快就高亢起来。放气的声音持续一段时间后慢慢变小,然后停止,就像气放完了。过一会儿,那边又有一口“高压锅”开始放气。遇到炎热的天气,树林里像是放了好多个高压锅,从早到晚做着放气的事,吵得你难以安睡。

蝉的图片

羽化后的蝉在树枝上等待它的另一半,开始一段短暂的“爱情”。几年的蛰伏就为这一天。

睡不着觉的时候,心里就在想——蝉是不是因为太热了才这么叫呢?据查,这些不讲文明的家伙当体温过热时,会从背板排出多余的水分,从而达到冷却及散热的效果。可是,雄蝉的发音器在腹部,而且是为了吸引雌蝉才叫的。据我观察和聆听,气温在接近30℃的时候,蝉开始叫,超过30℃后,温度越高,叫声越响亮,持续的时间也更长。可见蝉对高温极其敏感,似乎是借助高温来提高它的音量,也借助高温把声音传播得更远。于是,继续展开想象的翅膀······

  1. 身上只有听音器而没有发音器的雌蝉似乎反映很迟钝,害得雄蝉这么辛苦,不顾炎热,不停地鸣叫,才能让躲在某处打盹儿的她听到;
  2.  雌蝉似乎很难追,以致雄蝉要卖力地展示自己的声音,来表达诚意和浓烈的爱慕之情;
  3. 在夏天最炎热的日子里,雄蝉卖力地为雌蝉指示方向,仿佛在说:“我在这里,你知了吗?”而雌蝉只需挪动娇躯,踱着小步,优雅地走向他,并嫁给他;
  4. 蝉鸣相当于有声音的室外温度计,通过叫声的大小和间隔时间的长短向人们报告着:有点儿热、很热、特别热。

想到这里,我竟然没那么讨厌它了,还不知不觉地产生了点儿同情、赞赏的情感。

散步的时候,我走进附近的树林,近距离地观察和倾听。我看到了树下的小洞,发现了枯枝上悬挂的蝉蜕,还循着声音找到了隐藏在高处树干上的蝉。

山东一带普遍出产两种蝉,一种体形稍大,方言称“介柳(节流/截留)”(音译)。一种体形较小,称“熟了”。大者的若虫(爬出洞即将上树羽化的小知了)叫“介柳鬼儿”,可食用,蝉蜕可入药。青岛城阳惜福镇的蝉就是体形大的那种,而且数量多,叫起来真是“声势浩大”。

盛夏,抓知了是孩子们的一大乐趣,而逮介柳鬼儿则是大人、小孩儿都爱干的事,不仅出于娱乐,还因为那些肥肥大大的介柳鬼儿可以做成一道口中的美味,营养价值还很高呢。

从7月初开始,傍晚散步的时候会看见很多人拿着手电在树林里晃动。走近一看,原来是在逮小知了。

没有经验的人迫不及待地用树枝乱戳树下的小洞,想把藏在里面的小知了捣出来,但多数是白忙一场。老手们则等到天黑的时候,打着手电在树下的小洞附近和树干上搜寻。等那小东西爬出洞穴后,或者慢吞吞地在树干上爬行时再逮住它。

截留鬼图片

这是一只正在树干上向上爬的介柳鬼儿,慢吞吞的,笨笨的。不知道自己即将被捉,不久后将变成盘中餐。

我好奇地看了看其中一个小伙儿手里的小知了,有浅黄、金黄、棕黄色的,还真肥。这些小东西身上带着泥土,脏兮兮的。它们蜷缩着躯体,一幅受惊吓的样子。此时,两个掘土用的大前夹子无力地摆动着,几根细弱的小腿踢蹬着,头顶上的两个小黑眼睛也显得呆呆的,一幅鬼样子,还真丑,难怪叫它介柳鬼儿。

有人觉得现在把它们逮来吃了太可怜:它们花费了几年的时间在黑暗的地底下蛰伏,没想到一出来却送进了你们这些吃货的嘴里。而有的人则认为它是害虫,靠吸食树汁活着,严重的会导致树木枯死,这是在帮树木除害。

据我所知,大家逮了这么久,树林里的蝉鸣不但没有减少,还增加了,可见总有漏网之蝉。而树上虽然有枯枝,仍然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可见,喂饱这些小家伙是绰绰有余的。也说明到目前为止,其数量还在适度的范围内。

根据蝉的习性,幼虫一直在地下生活,吸取树根里的汁液作为食物。长到若虫时,开始钻出地面,爬到树上蜕壳,然后才能拥有一对翅膀,自由飞翔。之后的两个多月时间,成虫一边刺吸着美味的树汁,一边找对象,交配繁殖。雄蝉交配后即死亡,雌蝉则在产卵后终此一生。

蝉蜕图片1

圆圈中的那个小东西就是蝉蜕,牢牢地抓挂在树枝上,摇不下来,只能挑或爬上去摘。

我在公交车站旁的小树林里找到了几个蝉蜕,并发现它们都挂在枯枝上,心想:那些树枝难道就是被它们吸干的?而且枯枝的颜色与蝉蜕的颜色相近,晃眼一看,还以为只是一根挂着枯叶的干枝,倒是一个不错的掩护。

我用树枝挑下一个仔细观察,发现其背部有一条纵向的小裂缝,其余的地方都是完好的,这不就是一件蝉的连体衣嘛。看着手中这个空壳,想象着它是怎么蜕变的,怎样完成这个高难度的蜕壳过程的,越想越觉得惊叹。而被蝉丢弃的这件“连体衣”就是中药——蝉蜕。

蝉蜕图片2

这是一个完整的蝉蜕,上面有很多泥土。而羽化后的蝉就很干净了,所以人们说蝉“出污泥而不染。”

在更高的树枝上,我终于找到了抓在树干上鸣叫的蝉。黑黑、瘦长的身躯比肥胖的小知了显得轻盈多了。鸣叫时,能看到翅膀频率极快地抖动着。这时想要抓住它可没那么容易,还没爬到跟前,它就扇翅膀飞了。于是,聪明的人类想出了办法:或用捕虫网抓,或把面筋裹在长棍子头上粘,享受抓捕的乐趣。

昨天上午,天阴下雨,凉快了许多,树林里大部分的蝉终于放假休息了。下午到晚上,只有少数值班的蝉稀稀拉拉地叫了几遍。夜半时分,终于安静下来,只听到水沟边草丛里的两三只蛐蛐声,叫得是那么温柔,仿佛在说:“嘘、嘘,睡个好觉!嘘、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