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龟山公园

初冬的香格里拉建塘镇,白天因有阳光而稍暖和,夜晚则降至零下3至7摄氏度,云朵密布的日子就凉得很透彻了。山上绿着的为松柏,落叶乔木和灌木只剩下或棕或灰的光杆和枝丫,草本早已枯萎成土色,斑驳的墨绿和土黄成为大地的主色调,花儿则无处可寻。

晴天少云的冬日,太阳显得特别可爱,把空气晒得稍微暖和些,坐在阳光下烤一烤,可以驱散些寒气。而且有阳光的日子出门闲逛,身体不用包裹得那么紧,更舒展些。如果湛蓝的天上再飘上几多呆呆的白云,拍出来的照片就更加好看了。我们的运气还不错,在香格里拉的这几日,多数时间便是这样的好天气。

2016年11月27日清晨,起床后打开窗帘,看到天空上浓云密布,连山顶都被罩住了,心想今天的室内会更冷,不如去爬山,暖和暖和,然后再走走逛逛,看看街景,让愉快的心情把冷意驱散。

香格里拉龟山公园图片1

站在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月光广场望龟山公园上的寺庙和巨大转经筒(左边的藏经阁是新修的)

为了让冷空气无机可乘,我把自己全副武装,包成粽子一般才出门。古城早上八点半,街上的行人很少,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营业,但山上已经升起袅袅青烟,那是桑烟,转经人已经在香炉煨桑了(松柏熏香)。

当我们来到独克宗古城龟山公园前的月光广场时,没有什么游客,鸽子们正在地上啄食早餐。古井旁有人在往桶里舀水,这甘甜的井水曾经是附近居民的主要饮用水,至今难以割舍。广场另一边,几个做生意的藏族妇女不慌不忙地准备着摆摊用具。

古井两侧各有一个香炉,没有人在此煨桑,或许没到日子吧。香炉旁各有一处入口,都能通往正中的登山台阶,台阶两侧还蹲坐着两只石狮子。山门是一个四柱三间式的三重门楼,正门上方写着“龟山公园”,内侧则写着“大佛寺”,而正对着山门的建筑却是龙王庙,难道“大佛寺”是指上面的藏族佛寺?

香格里拉龟山龙王庙图片

香格里拉龟山公园里的汉族寺庙——龙王庙

红墙、红柱、灰瓦,还有斗拱和瓦当,从结构到花纹、颜色看得出这是典型的明清时期的建筑风格。感到不解的是,在门楼内侧的柱子上有几只头朝下的玉兔雕塑,这又是何意?

不拜龙王,就没有进入殿内,直接从旁边的台阶继续向上走。在通往藏族佛寺的台阶旁,一位背着背篓的藏族妇女正在歇脚,她是给寺庙送水的,看见我累得气喘吁吁,还亲切地向我微笑,让我歇一会儿再走。旁边过来一位放牛的大叔,告诉我登山省力的技巧——走曲线,我试了一下,的确有效。

香格里拉龟山大佛寺图片1

当地的转经人很轻松地上去了,我则向蜗牛慢慢爬。

眼前的这段登山阶梯,级数看起来并不多,但坡度挺陡,又在海拔3300米的高原上,初来乍到的我登起来就感觉特别累。稍微快点儿,腿软且心跳加速,要大口地喘气才能缓过来。于是,我慢慢走着S形路线,调整好呼吸,时而停下来歇一会儿,终于登上了山上的平台,来到了寺庙前。我这速度连身后的黑牛都看不下去了,扭头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

香格里拉龟山公园图片2

登上这段台阶就到了藏族佛寺的面前,但初到高原,走这段路会感到很累。

虽然不是佛教徒,但来到此地便要尊重人家的信仰,于是跟在藏族阿妈的身后,心怀美好的意愿,从左向右转了一圈。道路旁挂满了五彩的经幡,随风摆动,那是无声的诵念。桑烟从香炉里蜿蜒升腾,将人们的祈祷传递上去。松柏的香气四处弥漫,一阵阵自然的清香令人舒畅。

香格里拉龟山大佛寺图片2

佛寺左侧的经幡和煨桑的香炉里

此时转经的人还不多,没能看到众人协力转动大经筒(吉祥胜利幢)的情景。我们从山上向下眺望,天空的浓云似乎在下沉,连四周的山都被罩住了一大半。灰蒙蒙的天与房顶上的灰瓦连成了一片,色彩沉重,显得有点儿忧郁。好在登山令我们浑身发热,好奇让我们没那么挑剔,还能发现其中蕴藏的另一种美丽,那就是含蓄、静谧的水墨画般的美,不张扬,不浮躁,还带着点儿神秘感。

香格里拉建塘镇图片

站在大龟山上俯视香格里拉建塘镇(左下向北,右下向南)

下山时,游客开始多起来,看着迎面而来的气喘吁吁的人们,很能体会他们的感受。月光广场上,姑娘们正忙着与鸽子和藏獒拍照。传说中凶猛的大狗,此时正温顺地趴在地上,习惯性地摆出酷酷的表情,任由美女合影,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香格里拉博物馆图片

左下是迪庆州博物馆,右上是红军长征博物馆,中间是月光广场,地面上有朵大莲花图案,这是藏族人民心中吉祥的图案。

时间尚早,博物馆也开门了。我们看完迪庆州博物馆,又参观了一下红军长征博物馆和中心镇公堂,对迪庆和香格里拉的历史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印象深刻的是红军长征博物馆中的一个带有音效的展馆,里面有红军过草地和雪山的场景,配以雨声和风声,视觉加音效还真有点儿身临其境的感觉。想到自己登山时的狼狈相,再与当年的红军对比,真是难以想象的不易。

香格里拉中心镇公堂图片

中心镇公堂始建于清雍正二年(1724年),1936年,贺龙、肖克、任弼时等率红军长征经过中甸,设指挥部于此,并在此召开了著名的“中甸会议”。

由于在博物馆里花费了太多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们没有回客栈,而是直接坐公交车到肯德基吃午饭,然后在有暖气的空间里整理图片,直到浓云散去,灿烂的阳光重返大地,才出去逛街。

晚饭后,我们又闲逛到了月光广场,看到了夜幕下的龟山公园和山上闪亮的寺庙和大转经筒(吉祥胜利幢),于是忍不住又登了一次山。这次感到轻松一些,还能和众游客协力转动这个巨大的转经筒。原来,开头比较费力,一旦转动起来,就依靠其惯性,稍微使力就能令其快速转动。但需要提醒的是,刚登上山的人最好歇一会儿再来尝试,否则就会累得大口喘气,好久都缓不过来。

香格里拉龟山公园图片3

龟山公园的夜景很美,转经筒被灯光照得金光闪烁。

待呼吸和心跳平稳后,我们本想欣赏一下香格里拉市区美丽的夜景,然而夜幕下的建塘镇并非灯火通明,一大片的黑暗中只有点点灯光,夜的黑和静在这里得到充分体现。于是,只在山上停留片刻便下山回到客栈,疲劳和安静令我们很快进入梦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