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青岛仰口二龙山看风景




2016年4月29日,星期五,天气晴朗、无云、微风、温暖、干燥,霾终于散了。趁着还没放假,旅游的人不多,赶快出去走走,目标:青岛崂山仰口二龙山。

青岛仰口二龙山图片

青岛崂山仰口二龙山北,裸露的岩石和起伏绵延的山峰是有点儿像卧龙。

二龙山位于仰口一带,属于崂山的支脉,位于北面。裸露的岩石如鳞甲,嶙峋的山峰绵延起伏,貌似两条卧龙自东向西延伸。山上最有名的是晓望水库和塘子观水库,是优质的崂山水源地。在其映衬下的山色也就显得秀丽多了。

从晓望村站下车后,在路口向当地的环卫工人打听进二龙山的路,他用青岛方言回答说:“进二龙山的路有若干,从这个村子进去也可以到,但岔道很多,需要不停地打听,而且里面到处在挖沟,不好走。最好沿着公路继续向东走,到红绿灯处右拐,有个大牌坊,上面有‘二龙山’几个字,沿着那条路进去就到了,还能看光景。”说得很详细,很有条理,我顿时对这里的居民产生了好感。

按照那位大哥的指引,我们很快找到了路。显然,这是一条专门开发出来的旅游通道,整洁、宽敞。路边的杨柳不断地随风吐着白絮,像飞雪。但它们比飞雪讨厌得多,一旦钻进你的鼻孔,就要打喷嚏,我只好一会儿用手扇着,一会儿捂一下口鼻。

青岛二龙山脚晓望村

二龙山脚下的晓望村,其东面就是千亩茶园。村里很整洁,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

晓望村位于这条通道的北面,它的南面就是广阔的崂山茶园,据说这一带有千亩之多。有的种在暖棚里,有的露天种植。

看这边,三三两两的茶农正在采茶;那边,带着花头巾的村民正在河谷边摘槐花。我也忍不住摘了几枝,尝了一下乳白的花蕾,微甜,有点玉米香。听那位大姐说,可以用槐花炒菜、包包子或饺子吃,很好吃。难怪一路上总能看见摘花人。

今天进山的旅游车辆很少,偶尔有小车通过,而此时徒步游览的只我两人,难怪在凉亭里闲聊的村民们把我们当景看。没有了汽车的噪音和人群的喧哗,显得格外清静,小鸟的鸣叫也更加委婉动听。确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王籍《入若耶溪》)

青岛二龙山风景区

看,南面的那条“卧龙”,还有右边“星石山”,就是凉亭旁的那个圆滚滚的大石头。还有沿河的木栈道和垂杨柳。

路是沿着河谷修的,一直通到晓望水库。河边有木栈道,每隔一段路还有下河谷的石阶,可以躺在河床里的大白石头上晒太阳,也可穿到河对面,欣赏茶园风光和亲近山脚的野生植物。

河里的水很少,已经不流动了,只有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水潭静静地躺着。据说等到雨季才能看见名副其实的“河水”。随着城市扩张和人口增加,青岛的淡水资源明显不足,所以这里的人们都习惯性地节约用水。只要稍微留点心,就能发现这里的水渠里都有蓄水池。

晓望水库就在大坝后面,那座桥的北头就是收费口。

晓望水库就在大坝后面,那座桥的北头就是收费口。

今天,我们不想花60元一张的门票钱去看景点,就没有进入景区,而是过河走入二龙山山脚下的茶园。

这里的崂山茶树比较低矮,长得一副很顽强的样子。是啊,北方的冬天寒冷,要耐寒,就不能那么张扬地伸长了枝条摇摆,而要扎扎实实地坐在地上抵御寒风。

看着茶农耐心采摘着刚发的嫩芽,我也有点儿手痒。经过允许,试着采了几个,也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说实在的,新鲜的茶叶并不香,非常清淡的味道,要经过几道制茶工序后才能将它的醇香发挥出来,如玉般需要“琢磨”啊!

刚采摘的崂山茶,捧一把嫩绿的小尖尖,手留余香。

刚采摘的崂山茶,捧一把嫩绿的小尖尖,手留余香。

想起在大理集市上买的茶叶,虽然很便宜,但里面混合着很多大茶叶和秆子,而这里的茶农采摘的都是刚冒出来的嫩尖尖。他们坐在小马扎(一种可折叠的小板凳)上重复着简单的动作,辛苦一天,一个人最多也就二三斤。了解这些之后,我也就明白崂山茶为什么会这么贵了。

再往二龙山脚靠近,看见一条约四五十厘米宽的小水沟,听见了流水的声音。水沟是从水库那边一直修过来的,自南向北穿过茶园,应该是用来灌溉的。心想,这里的植物真幸福,每天喝着山泉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沿着水沟向北走。右边的山上长满了小松树,虽然不高,却体现了它们顽强的生命力:扎根于石缝之中,仅靠有限的水的滋养,还要抵御漫长的寒冬。能长这么大确实不容易。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论语·子罕第九》)人向自然学到的又何止这些呢?

二龙山岩石上的爬山虎,它把须刺进岩石上细小的空隙中,非常牢实,想扯下来还不容易。人类攀岩的技巧估计也受到了它们的启发。

二龙山岩石上的爬山虎,它把须刺进岩石上细小的空隙中,非常牢实,想扯下来还不容易。人类攀岩的技巧估计也受到了它们的启发。

树下的各种灌木和小草也都枝叶繁茂,樱桃、桃、杏、李的小青果垂挂在枝条上。山间土路虽不平坦,却野趣颇多:摘几枝槐花,挖几颗地枣,揪几片蛤蟆草的叶子闻一闻······

可笑的是,我们还把臭椿当香椿,乐滋滋地摘了一大把。后来经过晓望村的茶园时,碰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请她查验,才知道自己干的傻事。老奶奶人很和善,不仅告诉我们怎么区别臭椿和香椿,还从自己的地里摘了一把真正的香椿给我们。一边陪着我们走出茶园,一边聊着。原来我们都是信仰上帝、耶稣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喜乐不言而喻。直到村口,奶奶还邀请我们去家里坐坐,我们婉言谢绝后,彼此亲切话别。

青岛二龙山上臭椿图片

误把臭椿当香椿采,还乐成那样,回想起来真好笑。

今天真的很愉快,不仅是因为这里的美丽风光和乡间野趣,还有一路上碰到的温和、亲切的乡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