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岷江水出都江堰

岷江从川西的深山而来,汇集无数涓涓细流来到玉垒山边。曾经,它自由来去,肆意流淌,不知道想要和它分享这片土地的人的苦处,而人也不知这水的脾气。直到李冰设计并带领民众建造了都江堰水利工程,人们才开始懂得与它和谐相处的办法,并世代相承,从岷江的上游直至汇入长江,帮助它完成“利川中万物”的使命。

曾经,一遍又一遍地从文字和影像上了解都江堰,一次又一次有了说走就走的冲动,然而每次都因种种不得已的理由而未能成行。这次在成都过年,一身轻松的我终于有了充分的理由可以“拜水都江堰”,亲眼目睹岷江治水的关键——都江堰水利工程,摸清它的来龙去脉,才能感叹它的神奇和伟大之处。

正月初六,从成都北站乘坐动车约40分钟就抵达都江堰市。这里较成都市区冷些,天空同样阴沉沉、雾蒙蒙的,好在空气清新得多,不用再带着憋气的口罩了。

都江堰伏龙观图片

都江堰离堆公园的堰功道左右两边各有一条龙吟沟,共有248个大小龙头向沟中吐水。大道尽头就是建在离堆上的伏龙观。

本以为可以随时随意地在江边散散步,或爬到山顶远眺,慢慢游览并了解这个地方,却不知道如今的离堆公园、都江堰水利工程和玉垒山的大部分都被围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大景区,必须买门票才能进去参观游览。好吧,那就带着耐走的双脚,携带足够的干粮和水出发吧。

在被称为都江堰之前,它有很多名字,氐羌人称其为“湔【jiān】堋【péng】”,三国蜀汉时期,称“都安堰”或“金堤”,唐代改称“楗【jiàn】尾堰”,而这些都指的是灌口处的这一部分。从宋代开始,把整个都江堰水利系统工程概括起来,统称为“都江堰”。

工程中最吸引人的当属宝瓶口、飞沙堰和分水鱼嘴了,它们在疏导岷江水和防洪抗旱方面起着关键性的作用。那么两千多年过去了,如今又是怎样的状况呢?从南门穿过离堆公园,便可一一游览这几个地方。

公园中间有一条宽阔的直道,名为“堰功道”,其左接清溪,右傍花洲,尽头便是离堆上的伏龙观。道边立有十二尊治水先贤和功臣的青铜雕像,观中供有李冰和堰工石像,以表后世子孙对他们的纪念和感恩。饮水思源,安居在这片沃土上的川中人民怎可忘记?

宝瓶口和离堆

都江堰宝瓶口和离堆图片

站在人字堤上观看宝瓶口、离堆和伏龙观

伏龙观右侧便是内江进水的咽喉——宝瓶口,因其形似瓶口且功能奇特而得名。岸边有段花洲栈道,那里可细观水入宝瓶口的情形。只见清澈的江水挤过“瓶口”时卷起层层银波,绿水拍岸,泛起如雪浪花,难怪古人会给这片观景之地一个“花洲”的雅名。

宝瓶口处没有闸门,但它却起着节水闸的作用。入口旁立着水尺和古水则,可测量这里的水位,灌区人民据此及时掌握都江堰水情,以便正确运用水资源。

站在离堆之上却难见它的全貌,于是从伏龙观的左侧绕行,再过一条索桥,来到人字堤上,站在北端碑亭前的栏杆旁,宝瓶口和离堆便清晰地呈现在眼前。离堆下有深潭,传说李冰父子治水时曾在这里降伏孽龙。

说起这“离堆”,它本与玉垒山相连,为了引水向东流,李冰父子带领当地民众凿山开渠。他们用火烧石,令岩石爆裂后再凿,花了数年,终于将其凿穿,才有了眼前的宝瓶口。而这脱离玉垒山的小山包就被称为“离堆”。夏季岷江水涨,都江鱼嘴淹没后,离堆就成为第二道分水处。这项工程既可疏导江水防涝,又可引水防旱。

飞沙堰和人字堤

都江堰飞沙堰图片

左侧较窄的溢洪道是离堆旁的人字堤,右侧较宽的是飞沙堰。

从离堆到人字堤,从人字堤到金刚堤之间各有一条与外江连通的溢洪孔道。冬季水少,眼前的江水并没有漫过这里。然而到了夏季水量大的时候,它们就成了分洪用的平水槽和溢洪道(又称‘泄洪道’)。

溢洪道前修有弯道,当内江水位过高的时候,洪水就经由平水槽漫过人字堤和飞沙堰流入外江,使得进入宝瓶口的水量不致太大,保障内江灌溉区免遭水灾。同时,漫过飞沙堰流入外江的水流产生了游涡,由于离心作用,泥砂甚至较大的石头都会被抛过溢洪道,这样便不会淤塞内江和宝瓶口水道,故名“飞沙堰”。

金刚堤和安澜索桥

都江堰安澜索桥图片

从金刚堤通过架设在内江上的这一段安澜索桥便可到对岸的二王庙和玉垒山游览

走过飞沙堰,脚踏金刚堤,左侧路边绿树成荫,右侧江水清明透彻,对岸玉垒山上郁郁葱葱,二王庙掩映其中,秦堰阁矗立在高处的山角,真是一个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的好地方。

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安澜索桥附近,这边的游人更多。桥上系着一朵朵鲜艳的大红绸花,把索桥打扮得非常喜庆,格外醒目。桥上挤满了人,摇摇晃晃地南来北往。等看完鱼嘴,再过这桥,登上对岸的秦堰阁,就可以俯瞰整个都江堰。

分水鱼嘴和节水闸

都江堰分水鱼嘴图片

站在秦堰阁上看分水鱼嘴,观赏都江堰美景。

终于来到了分水鱼嘴旁,只见游客们挤在栏杆旁张望、拍照,忙得不亦乐乎。而正对鱼嘴上方的栏杆边已经没有空隙可钻了,我们便走到左侧的节水闸处,从侧面观看鱼嘴,而这边却是一个更佳的观赏角度。

瞧那分水鱼嘴,其外形果如其名,像个半露出水面的大鱼嘴巴,堤上的高台则像鱼头。“鱼嘴”前窄后宽,前端略低,呈弧形,后部略高,呈拱形。据说,起初这个鱼嘴是用石块砌成石埂而成,眼前的这个则是用混凝土修筑的,更加牢固。

就是这么一个“鱼嘴”将岷江水一分为二,左为外江,右为内江。外江是岷江的正流,从成都西侧向南流然后汇入长江。内江水的一部分向东流入沱江,由沱江带入长江,另一部分绕过成都后再与外江汇合,经宜宾与长江交汇。

岷江水出都江堰之后,两江之水都被分成了若干更小的干渠,在成都平原上铺成一张放射状的水网。不过,分流之后的内外江干流、干渠不再被称为“岷江”,直到在新津、彭山水网汇合到一起以后,才又恢复了“岷江”之名。

不仅每条分支有各自的名字,比如外江分出的金马河、羊马江、黑石河,内江分出的蒲阳河、柏条河、走马河、江安河。就连同一条河的不同段也有各自的名字,比如由走马河分出的一支干渠,前段称为徐堰河,后段名为府河,也叫锦江。

都江堰金刚堤图片

岷江水经都江堰而出,各行其道滋养着成都平原。

这个季节岷江水量小,水闸是关闭的,江水被拦截在水闸前,大部分从鱼嘴前分流至内江中,小部分从水闸左侧的水道中流向青城山方向。据说李冰当时的设计并非如此,这条水道是后来开挖出来的。那么,古时候没有节水闸门,水又是怎么乖乖地流入内江的呢?

原来,李冰在设计都江堰的时候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他带领人们深淘内江河床,使内江变得窄而深,外江宽而浅,在枯水季节,60%的江水流入地势低的内江,保证了成都平原的用水,而当洪水来临,内江溢出的江水又会从外江排走,这种自动分配内外江水量的设计就是所谓的“四六分水”。

李冰留下治水六字诀“深淘滩,低作堰。”那么到底要淘多深呢?为了确定这个标准,相传李冰建堰时在内江河床下埋有石马,作为内江每年维修清淘河床深浅的标准,后来演变为卧铁。在内江“凤栖窝”处至今仍埋有四根卧铁,分别是明朝万历四年、清同治三年、民国十六年和1994年埋下的。(注:离堆古园内的四根卧铁是复制品)

通过深淘滩,使河床保持一定的深度,有一定大小的过水断面,这样就可以保证河床安全地通过比较大的洪水量。可见当时人们对流量和过水断面的关系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和应用。这种数量关系,正是现代流量公式的一个重要方面。

两千多年来,都江堰水利工程既遭受了损毁,也经受住了考验。沿着最初的设计思路,后来者不断加固、维修、扩建和改造它,才有了眼前这个更加稳固,结构更加完善,效益也更加显著的水利工程体系。

至此,都江堰水利工程就参观完了,脑海里有了一张明晰的图画,不禁感叹古人的智慧,并思考着自然与人的关系。站在水闸前的堤坝上,西望那一身秀色的岷江水出幽谷而来。水道蜿蜒,如舞动的青衣长袖。水声潺潺,如母亲在轻声哼唱着摇篮曲。美景之前,感慨万千,人与自然长久和谐该有多好!(游览时间:2017年02月04日)

附注:

  • 人们在长期实践中创造了都江堰水文化,其内涵深刻,是都江堰工程长盛不衰的重要因素。“乘势利导、因时制宜”的原则,是治理都江堰工程的准则,人们称之为“八字格言”。都江堰的治水三字经,更是人们治理都江堰工程的经验总结和行为准则。“深淘滩,低作堰,六字旨,千秋鉴,挖河沙,堆堤岸,砌鱼嘴,安羊圈,立湃阙,凿漏罐,笼编密,石装健,分四六,平潦旱,水画符,铁椿见,岁勤修,预防患,遵旧制,勿擅变”。
  • 花洲,宋嘉定四年(公元1211年)建,后来被毁。清彭洵《灌记初稿》:“宝瓶口外,浪花如雪,银山倒卷者为花洲。”1992年,恢复重建“花洲榭”。旋更名“花洲栈道”。
  • 在景区门口购票的价格是90元一张,在驴妈妈网站只需83元一张,提前一天预定,然后到门口取票即可。
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