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听公园里的热带花卉与植物




如今,我们在路边绿化带、公园或植物园里就能看到很多经过人工驯化的野生植物。这样一来,不必爬山涉水,就可以集中观赏那些姿色诱人的花卉和植物。它们有的以宽大遮荫的树冠被重用,有的因奇特形状的叶子受到关注,有的则以艳丽的色彩而备受人们的喜爱。

在西双版纳景洪市的曼听公园里也有很多别具特色的热带花卉和植物,它们在道路边,在建筑旁,在人工湖畔,彼此相映成景,给来此游玩的人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于是,纷纷将它们靓丽的身影装进照片中。

其中有高大的凤凰木,它那羽毛般的叶片撑起了一把巨伞;有神奇的雨树,在下雨前会将叶片合拢;有备受尊宠的高杆蒲葵,它的叶片就是书写傣族贝叶经的材料;有与傣家生活关系密切的芭蕉,粉色的花蕾犹如含苞待放的荷花;有娇艳的亮叶朱蕉,其叶片的姿色相比花朵毫不逊色;有浑身长刺的大叶虎刺梅,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有一枝独秀的瓷玫瑰,即便被蚂蚁啃食了花瓣,其魅力犹存;还有被细心呵护的兰花和石斛,在兰园中争奇斗艳······

这边,粉叶金花、软质黄婵、美人蕉、紫蝉花、垂花悬铃花、蓝花草、炮仗竹在万绿丛中引人注目。那边,变叶木、花叶芋也不甘示弱。头顶上,槟榔、露兜树把大叶子排列成花瓣状。中间,则有鱼尾葵、海芋、旅人蕉展开的“大扇子”,还有龙血树和苏铁在一旁卖弄着身姿。地面上,观赏凤梨、花叶芋把叶片染成了彩色。湖边,狼尾草扬着紫色的穗子对着影子自恋······由各种植物营造出来的美景真是令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难怪千年前的王妃会把魂儿丢在御花园里。

公园里,有些并不常见的漂亮花朵,没有名牌,叫不出名字,显得默默无闻,只把美丽的倩影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还有很多看似相貌平平的植物,在一旁作着陪衬,然而,花期一到,其中也有精彩呈现,绽放出令人目不转睛的花朵。

下面,我就以图文的方式来分享其中一部分比较有特色的植物。

曼听公园热带植物图片1

在曼听御花园水边的花坛里,蓝花草的蓝紫色喇叭状花朵和垂花悬铃花(又名灯笼扶桑/卷瓣朱槿)的红色花苞聚在一起,不够艳丽的小花也变成了一道靓丽的景观。

曼听公园瓷玫瑰图片

这是在路边不经意发现的一株瓷玫瑰(又名火炬姜/菲律宾蜡花),孤零零地立在那里,花瓣上还爬着好多小蚂蚁,一副可怜样儿。

曼听公园粉叶金花图片

粉叶金花(又名粉纸扇/粉萼花)看似绣球,却没有绣球那么整齐,花序杂乱无形,如果不是那身艳丽的西瓜红,或许就没这么引人注意了。而它对面的软枝黄蝉就规矩多了,向后翻卷着花瓣,露出它的喇叭口。

曼听公园大叶虎刺梅图片

不仅虎刺梅的身上有刺,令人不敢亲近,就连它身边的仙人柱也长着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像个卫士守护着这些红艳似冬梅的小花儿。

曼听公园石斛兰花图片

兰园里,以石斛和蝴蝶兰为主的兰花被安置在石块、树缝、横木、藤条上。旁边,龟背竹攀援在树干上陪衬着这些花儿。龙血树、观赏凤梨和蕨类植物则在树下填补着空白。

曼听公园亮叶朱蕉图片

亮叶朱蕉是朱蕉中色彩最为艳丽的一种,在花丛中格外显眼,引来很多人的好奇,并注目观赏。

曼听公园露兜树图片

露兜树,又叫野菠萝。它们在这里展示着“团结就是力量”,根连着根,叶接着叶,也能为人们挡住热带烈日的强光。

曼听公园热带植物图片2

逼真的火烈鸟雕塑站立在水中,和鸡蛋花、美人蕉等植物的倒影相映成趣,真假难辨。

曼听公园炮仗竹图片

如果说炮仗花像极了大人们燃放的大爆竹,那么炮仗竹(又名爆仗竹/爆竹花)就像小孩子玩的红皮小鞭炮了。

曼听公园热带花卉图片

这种玫红色小花聚集成的圆锥花序十分好看,在曼听公园路边的一小片绿地上正热烈地盛开着,但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查了很多资料也没找到。

曼听公园雨树图片

喜光的雨树展开树冠沐浴阳光,喜阴的花草则在树下享受阴凉。海芋、鱼尾葵、变叶木展示着漂亮的叶子。印度塔树则收拢着树枝,把滴水叶尖全部指向地面,随时等着雨水的冲刷。角落里的西南文殊兰只在镜头下方露出半张脸。

紫穗狼尾草图片

如果在野外,狼尾草就是一种不起眼的杂草,而在园林里,看惯了美丽的花朵,见到这毛绒绒的穗子,就会觉得有些特别了。就像是吃惯了大鱼大肉,来点儿青菜调节一下口味。

曼听公园芭蕉花图片

芭蕉好吃,但没想到芭蕉花也是这么的好看,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娇艳欲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