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退后的阳朔县城受灾现场

7月3日,早餐后,雨停了,不知道洪水退了没有?阳朔县城的受灾情况如何?于是,走出酒店,前往现场看看。

来到县医院门口,望向西街方向,路面仍浸泡在水中。从行人涉水通过的情况来看,水明显浅了很多。芙蓉湖的水位降低了,满身黄泥的城北路已经可以通行,行人多从这边绕道。

洪水退后的阳朔县城

阳朔县城水灾后图片3

洪水退后一片狼藉的街道

黄泥,黄泥,被水淹过的地方都滞留着黄泥。而这些黄泥也成了洪水肆虐后的证据,携带着泥沙的江水和溪水不仅淹没了街道,爬上了楼梯,还侵入商铺和客栈的一楼,注满了城内的湖塘和毫无防备的地下空间。

除了漓江水患,穿城而过的双月溪南、北汊河也是帮凶。连日的强降雨助长了水势,使平日温和的小溪像脱缰的野马,摆脱了束缚,扑向古城区这片低洼地带。

漓江水位虽然已经退到了滨江路以下,但距离路面尚不到一尺,一副随时准备冲上岸的态势。站在青阳门和迎薰门门洞处,便可伸脚踩到台阶下的无情水。门外的那片黄水之下,就是往日游客流连观景的码头。

阳朔县城水灾后图片2

7月3日的漓江水位以及被淹没的青阳门和外事码头

迎薰门内侧的石壁上有几道红色标记,从低到高依次是10年一遇、20年一遇、2008年、1954年、1908年的洪水位。从滞留在城门两侧台阶上的黄泥的位置可见:今年的洪水位已经超过了2008年,略低于1954年。(淹没滨江路路面的洪水,10年一遇高不足十厘米,2008年高达一米多)

站在观莲路远望漓江对岸的东岭社区,临江小楼的地下室仍泡在水中,犹如水上人家。竹筏停靠在房前以便出行,一楼则变成了登船的平台。

西街聚宝盆变池塘

阳朔县城水灾后图片1

西街最低洼处的积水尚未排出

西街及老城区所处的位置,就像是一个聚宝盆,中间比较低洼。平时,这里是聚财的地方,是阳朔县城最繁华的商业区。每当周末和节假日,街道上游客比肩接踵,热闹非凡,商家生意红火。

7月2日,漓江洪水侵入,雨水、河水也往“聚宝盆”中汇集,这里变成了聚水的池塘,商铺一楼多被浸泡,有的水深一米以上,损失惨重。

令人心疼的垃圾

从现场的情况可见,在洪水侵入之前,绝大多数店家毫无预防措施,和往常一样打烊。暴雨之后,洪水不知何时灌入铺中,浸泡着里面的设施和物品。只有极少数店主来得及转移物品,有的店主则眼看着迅猛上涨的洪水而措手不及。

阳朔县城水灾后图片5

被黄泥污染的莲花和双月溪浑浊的溪水

被黄泥水浸泡后,店家不得不将报废的用品和商品丢弃,着实令人心疼不已。于是,道路中间堆放着各种废弃物,有货架、桌椅、床垫、沙发、食品、饰品、纸质品等,大量本不该成为垃圾的垃圾等待清运。还有被泡坏的电器和电子设备,等待维修或者贱卖。

双月溪水位仍然很高,翻卷着白沫向漓江急速奔去。沿途冲下来的木棍、木板和大量的杂物堵塞在石桥下,有人正用铁钩打捞着尚能使用的物件,而大部分破损和泡坏的东西,也只能当作垃圾处理了。

洗洗刷刷、闭门谢客

阳朔西街水灾后图片

最快被冲洗干净的西街主街道

黄色的稀泥黏着在道路上,也糊在店铺的地板、墙壁、货架和商品上,里里外外弄得脏乱不堪,必须来一次全面的清洗。只见,老板们带着各自的员工忙碌着,一边整理,一边丢弃,然后扫除黄泥,擦拭墙壁和门窗,冲洗地面,洗刷、晾晒尚能使用和售卖的东西。

此时,街道上并不嘈杂,人们都默默地干着活儿,游客也知趣地不去打扰。路过身旁的我隐约听到:他们在心疼着遭受的损失,抱怨着无情的洪水,后悔着自己的疏忽······事已至此,眼下所能做的就是尽快恢复营业,以避免更大的损失。

设在地下的西街“冰雪世界”和益田西街的车库、商铺变成了大水池,数台抽水机不停工作,需要几天才能把积水排完。除了个别受灾较轻的店铺很快恢复营业外,大部分只能闭门谢客。

未雨绸缪、减少损失

数日的强降雨后,广西很多地方遭遇了洪涝灾害,道路受阻,来阳朔的游客明显少了很多,平时繁忙的街道显得格外清闲。音乐消失,路边也没有了兜揽生意的人。商铺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受灾过后,有几人能笑颜以对?

阳朔县城水灾后图片4

爱情湖(原名桂花湖)附近的洪水尚未退尽

旅居阳朔期间,意外目睹了水灾始末,心中也是感慨万千,除了对受灾者心生同情之外,也对水灾前人们的毫无准备感到费解。

在夏季多雨的阳朔,城内排水通畅,积水少有。虽然这么大的水灾已是多年不见,但并非毫无征兆。在水灾发生之前,广西气象部门先后发出暴雨橙色、蓝色预警,新闻中也频频报道了上游水灾情况,还发出了水库超警戒水位即将泄洪的消息,这些均预示着漓江水位即将暴涨。不知为何,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

习惯安逸和盲目乐观都是慢性毒药,它们会使我们像温水煮着的青蛙一样,深陷危机,却毫无察觉,更谈不上防范于未然了。(羽翯 时间2017年7月03日、04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